• <tr id='9VUwL3'><strong id='9VUwL3'></strong><small id='9VUwL3'></small><button id='9VUwL3'></button><li id='9VUwL3'><noscript id='9VUwL3'><big id='9VUwL3'></big><dt id='9VUwL3'></dt></noscript></li></tr><ol id='9VUwL3'><option id='9VUwL3'><table id='9VUwL3'><blockquote id='9VUwL3'><tbody id='9VUwL3'></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9VUwL3'></u><kbd id='9VUwL3'><kbd id='9VUwL3'></kbd></kbd>

    <code id='9VUwL3'><strong id='9VUwL3'></strong></code>

    <fieldset id='9VUwL3'></fieldset>
          <span id='9VUwL3'></span>

              <ins id='9VUwL3'></ins>
              <acronym id='9VUwL3'><em id='9VUwL3'></em><td id='9VUwL3'><div id='9VUwL3'></div></td></acronym><address id='9VUwL3'><big id='9VUwL3'><big id='9VUwL3'></big><legend id='9VUwL3'></legend></big></address>

              <i id='9VUwL3'><div id='9VUwL3'><ins id='9VUwL3'></ins></div></i>
              <i id='9VUwL3'></i>
            1. <dl id='9VUwL3'></dl>
              1. <blockquote id='9VUwL3'><q id='9VUwL3'><noscript id='9VUwL3'></noscript><dt id='9VUwL3'></dt></q></blockquote><noframes id='9VUwL3'><i id='9VUwL3'></i>
                致力於中國外貿與中國海關政策法規的研究探索與運用
                幸运5星彩官方开奖網 > 幸运5星彩官方开奖說法
                他承認走私廢塑料3000噸,但是檢察院不起訴
                發布時間:2019-03-27 09:55:00  瀏覽:3696次

                ? 一、“走私律師”

                ? “你們是專門的‘走私律師’,一定要幫幫我爸和我哥!”

                ? 說話的是一個30歲出頭的小夥子,面容清瘦,略顯局促,但是很堅定。

                ? “來前我仔細了解過你們,你們的網站已經有10多年了吧,全部都是講海關、講走私的,上面的很多內容都很有用。能夠堅持那麽久,就像做生意一樣,做一時不難,能做那麽久,我覺得你們做‘走私’,一定專業!一定要幫幫他們!”

                ? “感謝你的認可。”作為一個只做海關業務的律師,這麽多年下來,已經習慣了客戶這個“定義”。

                ? “對,我們的確是‘走私律師’,不過,不是做走私的律師,是做走私辯護的律師。”我頓了一下,“當然,還是‘水客律師’‘包稅律師’‘偽報律師’,甚至,就是你想找的‘廢物’律師!”

                ? “廢物律師?”小夥子楞了一下,隨即反應過來,“對對對,做廢物走私案辯護的律師。”

                ? 一陣會意的笑聲過後,小夥子已經從最初的局促恢復過來,把他來前一個星期前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說了出來。一家四兄弟,老大因為身體原因不能出遠門留在老家與父親一起打理塑膠小廠,其他三兄弟在外打拼。到了過年過節,一大家子團聚的時候,其樂融融。

                ? 然而,就像地震、海嘯一樣,突如其來的海關緝私警察和隨之而來的刑事厄運,雖然有些預兆,但是沒想到真的降臨。

                ? 海關的“藍天行動”一直在持續。出事的是老大和父親經營的這家小塑膠廠。

                ? 海關緝私局從已經抓獲的清關公司那順藤摸瓜,把5、6年前曾經與這家清關公司有過廢塑料交易的父親抓了,哥哥也被一起帶走。拘留通知書上寫的罪名是涉嫌走私固體廢物。

                ? “清關公司”“貨主”“包稅走私”“借證走私”,從小夥子的講述,幾個關鍵詞已經出現在我的腦海中。

                ??

                ? 二、鐵證如山

                ? 如同許多突然失去人身自由的人,大郝和老郝一開始是懵的。

                ? 為什麽5、6年前正常的進貨,會把自己帶到看守所來。深圳的清關代理公司,關系熟,門路廣,價格也合理,既可以直接拿貨,還可以聯系好外商把所有進口的事都交給他們,省心省力省錢。許可證也有,稅也照交,怎麽會是走私呢。

                ? 對於這樣一個“藍天行動”系列案,又是從現有案件擴線查發的,海關緝私局非常自信。大郝和老郝,與其他同時涉案的七、八個人一起,作為系列案件,被移送檢察院審查起訴。

                ? 我們把偵查階段會見其本人所了解到的情況,與偵查機關辦理案件的情況進行核對,精確掌握偵查機關的辦案思路、辦案方向、證據體系,驗證我們的辯護思路。

                ? 然而,在案卷面前,我們似乎陷入了辯護人最不願意看到的情況:鐵證如山。

                ? 父子二人、清關公司負責人口供相互印證,參與借證、買證走私廢塑料。

                ? 大郝負責電話、郵件聯系包稅通關公司,支付貨款。

                ? 郵件截圖顯示的郵箱地址、郵件內容,附有進口涉案廢塑料的對賬單、貨物照片等。

                ? 銀行流水,付款人就是大郝,付款對象就是通關公司相關人員的賬號和姓名。

                ? 這是控方最願意看到的情況:嫌疑人/被告人供述內容之間,供述內容與客觀書證之間,客觀書證之間,完全形成證據鏈條,充分證明走私廢塑料的事實。本案數量達到3000噸。

                ? 難道,擺在父子倆面前的,只有認罪認罰,爭取從寬處理?

                ? 難道,辯護的空間只有怎麽論證父子二人起到的只是幫助作用,應當作為從犯處理?

                ??

                ? 三、證據,證據

                ? 同往常例會一樣,我們團隊的合夥人、律師、助理又坐到了一起。大郝、老郝的案件,怎麽辦?

                ? “鄧律師,你是大郝的主辯護人之一。偵查階段你基本上一個月就去見一次他,開始的時候甚至一個星期一次。你不是說他不應該作為涉案人處理嗎?說說你的理由。”

                ? 鄧律師是一位率性的湘妹子,“我一開始就感覺他不應該對廠裏的事情知道得那麽清楚。”

                ? 女性的直覺,在女律師的理性面前,往往還是能夠占據上風。“大膽假設,小心求證”,用在女律師身上,就是“直覺假設,理性求證”。

                ? “我開始問大郝在廠裏具體負責什麽工作,他馬上就說,父親年紀大了,事情都由他來承擔。我感覺大郝就是在擔心父親受苦,想把事情都攬下來。”鄧律師接著說到。

                1.png

                ? 我馬上想到會見老郝時的情景。

                ? 老郝已經年過六旬,是個傳統潮汕老人。花白頭發、花白胡須,顯得有些蒼老。我說的普通話,他基本還能聽懂。他說的普通話,我就只能靠個別詞匯和推理把意思串出來,再復述一次讓他確認。

                ? 原來,他一直也在強調,兒子在廠裏只是跟著他處理一些事務性的工作,大的事情都是他決定,兒子從來不會去參與,也不讓他參與。兒子的身體因為心臟的問題,一直吃藥,希望我一定要把大郝“救”出去,他一把年紀,怎麽樣也無所謂了。顯然,他是想讓兒子從案件脫身出去。

                2.png

                ? 但是,在偵查機關看起來,只要知情並且參與,就是同案犯。況且,大郝自己也親口承認,自己負責和參與了廢塑料采購、進貨過程。

                ? 父子同陷囹圄,卻同時都在考慮如何把對方解脫出去。“理”和“法”暫且不論,其“情”確真。如果是為了對方而誇大了自己在整個事情中的地位和作用,那麽,事實的真相可能就是這個人不一定具有明確知情並積極參與的走私故意。

                ? 證據,證據,證據!

                ? 我們需要證據來求證。

                ??

                ? 四、一抹亮光

                ? 世界上有黑色的光嗎?

                ? 當然沒有。有了光亮,黑色就要退讓。

                ? 多少文字段落的核對和比較,就是為了找到這一抹亮光。

                ? 多少數據表格的計算和比對,就是為了找到這一抹亮光。

                ? 多少圖片照片的識讀和拼接,就是為了找到這一抹亮光。

                ? 我們發現,大郝在第一次訊問筆錄裏,提到自己22歲到工廠工作至今,按照其出生年月算,應該是2006年左右參加工作;同樣是在這次訊問中,他又提到自己2003年就已經是工廠的“法人”,工廠由他主要負責。按此說法,他早在19歲就已經作為工廠負責人在廠裏工作了。

                3.png

                4.png

                ? 我們發現,清關公司負責人、老郝、大郝都在筆錄中提到,業務上的聯系,先是電話聯系確認合作事宜,才會有郵件來往。但是,案卷中卻沒有任何關於電話通話記錄的客觀書證。

                ? 我們發現,證明大郝參與走私的郵件中,所謂的“對賬單”“結算單”屈指可數,其它郵件大部分是在溝通貨櫃損壞的賠償責任,溝通貨櫃還櫃日期,甚至根本不是父子兩人與清關公司之間的郵件。在證明大郝支付走私貨款100多頁銀行資金流水中,除了與清關公司的資金流水外,有大量的短信費、日常消費、小額取現等交易。

                ? 大郝入廠工作時,到底是19歲的廠二代,還是22歲的打工仔?

                ? 大郝到底有沒有電話商談過廢塑料進口或購買事宜?

                ? 大郝到底是在幫助走私,還是在幫助老郝承擔起大兒子的管家責任?

                ? 當東方有了一抹亮光,隨之而來的就是一個陽光明媚的早晨。

                ? 多少的付出,就是為了找到這一抹亮光:讓證明犯罪的證據成為證明無罪的證據。

                ??

                ? 五、峰回路轉

                ? 審查起訴階段,承辦案件的是位願意溝通,精通業務的檢察官。

                ? 都說刑事辯護是控辯交鋒的戰場。

                ? 但是,我更願意說,在忠於法律、追求正義的真正的法律人面前,刑事辯護,是控辨雙方共同尋求事實真相的過程。這位檢察官就是這樣一位值得尊敬的真正的法律人。

                ? 我們向檢察官提出律師意見,說明大郝只是按照指示,為不懂電腦操作和網上銀行操作的老郝進行相關操作。在案證據中的郵件內容、資金流水,都不能證明這種協助構成對走私的知情,反而證明了大郝的協助,屬於日常工作和生活過程中十分合情合理的協助,將大郝作為走私共犯處理,事實不清,證據不足。

                ? 這個意見,得到了檢察官的認可,對於我們提出的疑點,他很快提出了補充偵查的要求,要求偵查機關對相關疑點進行補充偵查。

                ? 大郝,有希望了!

                ? 後來我們在一審法院的案卷中看到了補充偵查時的訊問筆錄。偵查機關向清關公司負責人求證是否與大郝聯系過,後者給出了清晰的回答:從來沒有!

                5.png

                ??

                ? 六、不起訴

                ? 終於,我們等到了檢察院的不起訴決定書,決定書認定,大郝涉嫌走私廢物案事實不清、證據不足,不符合起訴條件對其不予起訴。一直認罪的大郝沒想到,他承認走私廢塑料3000噸,我們成功讓他不起訴。

                ? 來找我們的弟弟比我們預想的要平靜,似乎,幾個月來“走私律師”的工作,已經給了他充足的信心。他已經和“廢物走私律師”很熟絡,完全沒有了開始那種局促的感覺。

                ? 他說:“我們原本對哥哥能夠輕判有了信心,但沒想到能夠完全沒事出來。”

                ? 每一場走私犯罪辯護都是從不可能中尋找可能,在黑暗中尋找亮光。這是刑事律師的職責,也是功力所在。更是刑事辯護的魅力所在。

                ? 感謝所有願意和我們一同尋求真相的法律人!

                ?

                ? 案例講述:

                ? 孫國東。廣和所高級合夥人,蟬聯多屆廣和十大精銳律師,海關業務委員會負責人。80年代畢業於吉林大學法律系。15年海關工作經歷,18年海關法律服務經歷。擅長辦理特大、疑難走私案件,精通核減偷逃稅款,辦理多起在國內具有重大影響,案值過億甚至過10億的重特大走私案件。

                ? 鄧運清。廣和所專職律師,進入海關業務團隊前,在港資及臺資上市公司工作6年。擅長業務範圍:海關法律領域,包括走私犯罪刑事辯護、海關行政復議及訴訟等非訴訟事務。擁有多個不起訴或法定刑下判處緩刑的成功案例。

                ? 撰文:

                ? 封海濱。廣和所合夥人,海關業務委員會、國際業務委員會委員。廣東省涉外律師領軍人才,深圳市首批29名涉外律師領軍人才。90年代末畢業於南京大學國際經濟法系。18年海關工作經歷,2012年起任海關公職律師,2015年起任海關三級專家(法規)。擅長解決進出口、海關法領域復雜、疑難問題。


                註:孫國東律師2006年創辦的廣和所海關部,2019年11月轉為上海蘭迪(深圳)律師事務所海關部。


                相關推薦
                留言(0)
                  *請勿發布暴力、色情等違法不良信息,一經發現將會進行封號處理!
                  全關通信息網
                  熱點推薦
                  最新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