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XT0OnL'><strong id='XT0OnL'></strong><small id='XT0OnL'></small><button id='XT0OnL'></button><li id='XT0OnL'><noscript id='XT0OnL'><big id='XT0OnL'></big><dt id='XT0OnL'></dt></noscript></li></tr><ol id='XT0OnL'><option id='XT0OnL'><table id='XT0OnL'><blockquote id='XT0OnL'><tbody id='XT0OnL'></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XT0OnL'></u><kbd id='XT0OnL'><kbd id='XT0OnL'></kbd></kbd>

    <code id='XT0OnL'><strong id='XT0OnL'></strong></code>

    <fieldset id='XT0OnL'></fieldset>
          <span id='XT0OnL'></span>

              <ins id='XT0OnL'></ins>
              <acronym id='XT0OnL'><em id='XT0OnL'></em><td id='XT0OnL'><div id='XT0OnL'></div></td></acronym><address id='XT0OnL'><big id='XT0OnL'><big id='XT0OnL'></big><legend id='XT0OnL'></legend></big></address>

              <i id='XT0OnL'><div id='XT0OnL'><ins id='XT0OnL'></ins></div></i>
              <i id='XT0OnL'></i>
            1. <dl id='XT0OnL'></dl>
              1. <blockquote id='XT0OnL'><q id='XT0OnL'><noscript id='XT0OnL'></noscript><dt id='XT0OnL'></dt></q></blockquote><noframes id='XT0OnL'><i id='XT0OnL'></i>
                致力於中國外貿與中國海關政策法規的研究探索與運用
                幸运5星彩官方开奖網 > 幸运5星彩官方开奖說法
                新舊《人民檢察院刑事訴訟規則》主要內容對比分析
                發布時間:2020-01-10 16:22:00  瀏覽:1689次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李小梅

                2019年12月30日,最高人民檢察院發布《人民檢察院刑事訴訟規則》(高檢發釋字〔2019〕4號)(下稱新“刑訴規則”),自此已經施行了七年多的《人民檢察院刑事訴訟規則》(試行)(下稱舊“刑訴規則”)被廢止。新刑訴規則對舊刑訴規則的內容進行了刪、改、增。通過對比發現,一言蔽之:進一步強化法律監督。

                關於批準逮捕、排除非法證據、認罪認罰、羈押必要性審查等,有關司法機關可以說是三令五申,用心良苦,但是給人的總體感覺始終是風聲大、雨點小,執行起來阻礙重重,律師辯護困難重重、蜀道之難。希望“刑訴規則”的實行能改變這種狀況。我們也有理由謹慎地相信,依法保障人權的規定應當得到執行,律師辯護的春天一定會到來。

                本文就辦理刑事案件過程中可能涉及的重要內容如非法證據排除、強制措施(尤其是逮捕)、認罪認罰、羈押必要性審查等進行了整理,進行新舊刑訴規則內容對比,並結合多年走私犯罪案件辯護實踐,予以分析、評判。

                ?

                一、章節目錄框架的變化

                新舊刑訴規則雖然在體例上都是十七章,但內容卻有比較大區別,新刑訴規則第六章增加“監察機關移送案件的強制措施”,同時將舊刑訴規則第六章第六節“強制措施解除與變更”的相關內容置於新刑訴規則第六章第七節“其他規定”中,且該節還合並了所有強制措施涉及縣級以上人民代表大會代表的處理方式。

                舊刑訴規則第八章“初查和立案”變更為新刑訴規則第八章“立案審查和立案決定”。舊刑訴規則第九章第六節“調取、查封、扣押物證、書證和視聽資料、電子數據”、第七節“查詢、凍結”變更為新刑訴規則第九章第六節“調取、查封、扣押、查詢、凍結”。

                新刑訴規則將舊刑訴規則的第十章“審查逮捕”、第十一章“審查起訴”合並為第十章“審查逮捕和審查起訴”,值得註意的是,該章新增一節“認罪認罰從寬案件辦理”,突出了認罪認罰案件的從寬處理。新刑訴規則還在第十一章、十二章、十三章分別增加了“速裁程序”、“缺席審判程序”、“羈押必要性審查”。另外新刑訴規則第十四章、十五、十六章都對舊刑訴規則的相關內容進行了修改整合。

                ?

                二、非法證據排除的內容變化

                新刑訴規則增加了部分《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國家安全部、司法部印發<關於辦理刑事案件嚴格排除非法證據若幹問題的規定>的通知》(法發〔2017〕15號)的規定內容,對於非法證據的認定,將一般性司法文件上升到司法解釋,效力層級進一步提高。這對於未來刑事案件的排非將產生積極而深遠的影響。尤其是新刑訴規則“對采用刑訊逼供方法使犯罪嫌疑人作出供述,之後犯罪嫌疑人受該刑訊逼供行為影響而作出的與該供述相同的重復性供述,應當一並排除”、“采用暴力、威脅以及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等非法方法收集的供述、證人證言、被害人陳述,應當予以排除”以及“犯罪嫌疑人及其辯護人申請排除非法證據,並提供相關線索或者材料的,人民檢察院應當調查核實。發現偵查人員以刑訊逼供等非法方法收集證據的,應當依法排除相關證據並提出糾正意見”等的規定,種種“應當的強制性規定,強化了檢察機關在排非工作中的主導與關鍵作用,使得未來辯護律師申請排非工作變得具有一定的可操作性,並發揮積極的作用。

                ?

                三、對於“應當逮捕”情形的細化

                關於強制措施方面,新刑訴規則改動比較大的是對“應當逮捕”的情形進行了細化。對於“應當逮捕”的每一情形“可能實施新的犯罪”“有危害國家安全、公共安全或者社會秩序的現實危險”“可能毀滅、偽造證據,幹擾證人作證或者串供”“可能對被害人、舉報人、控告人實施打擊報復”“企圖自殺或者逃跑”均進行了明確的列舉。辯護律師可以對照這些情形,評估逮捕的條件,提出律師意見。

                為了有效減少不必要的羈押,嚴格把握逮捕條件,新刑訴規則規定,人民檢察院辦理審查逮捕案件,應當全面把握逮捕條件,對有證據證明有犯罪事實、可能判處徒刑以上刑罰的犯罪嫌疑人,除具有刑事訴訟法第八十一條第三款、第四款規定的情形外,應當嚴格審查是否具備社會危險性條件。

                在檢察機關作出不逮捕決定的情況下,為了發揮法律監督的職能,新刑訴規則還增加了檢察機關“告知公安機關撤銷案件”、“告知公安機關對有關犯罪嫌疑人終止偵查”的內容,並明確規定“公安機關在收到不批準逮捕決定書後超過十五日未要求復議、提請復核,也不撤銷案件或者終止偵查的,人民檢察院應當發出糾正違法通知書。公安機關仍不糾正的,報上一級人民檢察院協商同級公安機關處理。”

                另外,“可以不批準逮捕”加入了“認罪認罰”這一情形。

                詳細對比內容見以下表:

                強制措施(逮捕)內容變化對比表

                舊規

                新規

                第一百三十九條 人民檢察院對有證據證明有犯罪事實,可能判處徒刑以上刑罰的犯罪嫌疑人,采取取保候審尚不足以防止發生下列社會危險性的,應當予以逮捕:

                  (一)可能實施新的犯罪的,即犯罪嫌疑人多次作案、連續作案、流竄作案,其主觀惡性、犯罪習性表明其可能實施新的犯罪,以及有一定證據證明犯罪嫌疑人已經開始策劃、預備實施犯罪的;

                  (二)有危害國家安全、公共安全或者社會秩序的現實危險的,即有一定證據證明或者有跡象表明犯罪嫌疑人在案發前或者案發後正在積極策劃、組織或者預備實施危害國家安全、公共安全或者社會秩序的重大違法犯罪行為的;

                  (三)可能毀滅、偽造證據,幹擾證人作證或者串供的,即有一定證據證明或者有跡象表明犯罪嫌疑人在歸案前或者歸案後已經著手實施或者企圖實施毀滅、偽造證據,幹擾證人作證或者串供行為的;

                  (四)有一定證據證明或者有跡象表明犯罪嫌疑人可能對被害人、舉報人、控告人實施打擊報復的;

                  (五)企圖自殺或者逃跑的,即犯罪嫌疑人歸案前或者歸案後曾經自殺,或者有一定證據證明或者有跡象表明犯罪嫌疑人試圖自殺或者逃跑的。

                第一百二十八條 人民檢察院對有證據證明有犯罪事實,可能判處徒刑以上刑罰的犯罪嫌疑人,采取取保候審尚不足以防止發生下列社會危險性的,應當批準或者決定逮捕:

                (一)可能實施新的犯罪的;

                (二)有危害國家安全、公共安全或者社會秩序的現實危險的;

                (三)可能毀滅、偽造證據,幹擾證人作證或者串供的;

                (四)可能對被害人、舉報人、控告人實施打擊報復的;

                (五)企圖自殺或者逃跑的。

                有證據證明有犯罪事實是指同時具備下列情形:

                (一)有證據證明發生了犯罪事實;

                (二)有證據證明該犯罪事實是犯罪嫌疑人實施的;

                (三)證明犯罪嫌疑人實施犯罪行為的證據已經查證屬實。

                犯罪事實既可以是單一犯罪行為的事實,也可以是數個犯罪行為中任何一個犯罪行為的事實。

                ?

                第一百二十九條 犯罪嫌疑人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認定為“可能實施新的犯罪”:

                (一)案發前或者案發後正在策劃、組織或者預備實施新的犯罪的;

                (二)揚言實施新的犯罪的;

                (三)多次作案、連續作案、流竄作案的;

                (四)一年內曾因故意實施同類違法行為受到行政處罰的;

                (五)以犯罪所得為主要生活來源的;

                (六)有吸毒、賭博等惡習的;

                (七)其他可能實施新的犯罪的情形。

                ?

                第一百三十條 犯罪嫌疑人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認定為“有危害國家安全、公共安全或者社會秩序的現實危險”:

                (一)案發前或者案發後正在積極策劃、組織或者預備實施危害國家安全、公共安全或者社會秩序的重大違法犯罪行為的;

                (二)曾因危害國家安全、公共安全或者社會秩序受到刑事處罰或者行政處罰的;

                (三)在危害國家安全、黑惡勢力、恐怖活動、毒品犯罪中起組織、策劃、指揮作用或者積極參加的;

                (四)其他有危害國家安全、公共安全或者社會秩序的現實危險的情形。

                ?

                第一百三十一條 犯罪嫌疑人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認定為“可能毀滅、偽造證據,幹擾證人作證或者串供”:

                (一)曾經或者企圖毀滅、偽造、隱匿、轉移證據的;

                (二)曾經或者企圖威逼、恐嚇、利誘、收買證人,幹擾證人作證的;

                (三)有同案犯罪嫌疑人或者與其在事實上存在密切關聯犯罪的犯罪嫌疑人在逃,重要證據尚未收集到位的;

                (四)其他可能毀滅、偽造證據,幹擾證人作證或者串供的情形。

                ?

                第一百三十二條 犯罪嫌疑人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認定為“可能對被害人、舉報人、控告人實施打擊報復”:

                (一)揚言或者準備、策劃對被害人、舉報人、控告人實施打擊報復的;

                (二)曾經對被害人、舉報人、控告人實施打擊、要挾、迫害等行為的;

                (三)采取其他方式滋擾被害人、舉報人、控告人的正常生活、工作的;

                (四)其他可能對被害人、舉報人、控告人實施打擊報復的情形。

                ?

                第一百三十三條 犯罪嫌疑人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認定為“企圖自殺或者逃跑”:

                (一)著手準備自殺、自殘或者逃跑的;

                (二)曾經自殺、自殘或者逃跑的;

                (三)有自殺、自殘或者逃跑的意思表示的;

                (四)曾經以暴力、威脅手段抗拒抓捕的;

                (五)其他企圖自殺或者逃跑的情形。


                新增:第一百三十四條 人民檢察院辦理審查逮捕案件,應當全面把握逮捕條件,對有證據證明有犯罪事實、可能判處徒刑以上刑罰的犯罪嫌疑人,除具有刑事訴訟法第八十一條第三款、第四款規定的情形外,應當嚴格審查是否具備社會危險性條件。

                ?

                第一百三十五條 人民檢察院審查認定犯罪嫌疑人是否具有社會危險性,應當以公安機關移送的社會危險性相關證據為依據,並結合案件具體情況綜合認定。必要時,可以通過訊問犯罪嫌疑人、詢問證人等訴訟參與人、聽取辯護律師意見等方式,核實相關證據。

                依據在案證據不能認定犯罪嫌疑人符合逮捕社會危險性條件的,人民檢察院可以要求公安機關補充相關證據,公安機關沒有補充移送的,應當作出不批準逮捕的決定。

                第一百四十四條 犯罪嫌疑人涉嫌的罪行較輕,且沒有其他重大犯罪嫌疑,具有以下情形之一的,可以作出不批準逮捕的決定或者不予逮捕:

                  (一)屬於預備犯、中止犯,或者防衛過當、避險過當的;

                  (二)主觀惡性較小的初犯,共同犯罪中的從犯、脅從犯,犯罪後自首、有立功表現或者積極退贓、賠償損失、確有悔罪表現的;

                  (三)過失犯罪的犯罪嫌疑人,犯罪後有悔罪表現,有效控制損失或者積極賠償損失的;

                  (四)犯罪嫌疑人與被害人雙方根據刑事訴訟法的有關規定達成和解協議,經審查,認為和解系自願、合法且已經履行或者提供擔保的;

                  (五)犯罪嫌疑人系已滿十四周歲未滿十八周歲的未成年人或者在校學生,本人有悔罪表現,其家庭、學校或者所在社區、居民委員會、村民委員會具備監護、幫教條件的;

                  (六)年滿七十五周歲以上的老年人。

                第一百四十條 犯罪嫌疑人涉嫌的罪行較輕,且沒有其他重大犯罪嫌疑,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作出不批準逮捕或者不予逮捕的決定:

                (一)屬於預備犯、中止犯,或者防衛過當、避險過當的;

                (二)主觀惡性較小的初犯,共同犯罪中的從犯、脅從犯,犯罪後自首、有立功表現或者積極退贓、賠償損失、確有悔罪表現的;

                (三)過失犯罪的犯罪嫌疑人,犯罪後有悔罪表現,有效控制損失或者積極賠償損失的;

                (四)犯罪嫌疑人與被害人雙方根據刑事訴訟法的有關規定達成和解協議,經審查,認為和解系自願、合法且已經履行或者提供擔保的;

                (五)犯罪嫌疑人認罪認罰的;

                (六)犯罪嫌疑人系已滿十四周歲未滿十八周歲的未成年人或者在校學生,本人有悔罪表現,其家庭、學校或者所在社區、居民委員會、村民委員會具備監護、幫教條件的;

                (七)犯罪嫌疑人系已滿七十五周歲的人。


                新增:第二百八十七條 對於沒有犯罪事實或者犯罪嫌疑人具有刑事訴訟法第十六條規定情形之一,人民檢察院作出不批準逮捕決定的,應當同時告知公安機關撤銷案件。

                對於有犯罪事實需要追究刑事責任,但不是被立案偵查的犯罪嫌疑人實施,或者共同犯罪案件中部分犯罪嫌疑人不負刑事責任,人民檢察院作出不批準逮捕決定的,應當同時告知公安機關對有關犯罪嫌疑人終止偵查。

                公安機關在收到不批準逮捕決定書後超過十五日未要求復議、提請復核,也不撤銷案件或者終止偵查的,人民檢察院應當發出糾正違法通知書。公安機關仍不糾正的,報上一級人民檢察院協商同級公安機關處理。

                ?

                四、認罪認罰的內容變化

                新刑訴規則關於認罪認罰的相關規定基本屬新增內容,包括認罪認罰的適用條件、法律後果等。這方面的內容,同樣也是將過去一般性司法文件上升到司法解釋,效力層級進一步提高,意在著力強化檢察機關的法律監督作用。此前主要的司法性文件有《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國家安全部、司法部印發<關於在部分地區開展刑事案件認罪認罰從寬制度試點工作的辦法>的通知(法〔2016〕386號)、《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國家安全部?司法部印發<關於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的指導意見>的通知等。

                其中亮點有:

                (一)已經逮捕的犯罪嫌疑人認罪認罰的,人民檢察院應當及時對羈押必要性進行審查。經審查,認為沒有繼續羈押必要的,應當予以釋放或者變更強制措施”註意這裏用是的“應當”;

                (二)將認罪認罰與適用速裁程序聯系起來新刑訴規則第二百七十三條);

                (三)對認罪認罰案件,人民檢察院向人民法院提起公訴的,應當提出量刑建議,在起訴書中寫明被告人認罪認罰情況,並移送認罪認罰具結書等材料。犯罪嫌疑人認罪認罰的,人民檢察院應當就主刑、附加刑、是否適用緩刑等提出量刑建議。量刑建議一般應當為確定刑

                ?

                五、羈押必要性審查的變化

                在羈押必要性審查方面,此前曾出臺過《最高人民檢察院關於印發<人民檢察院辦理羈押必要性審查案件規定(試行)>的通知》(高檢發執檢字[2016]1號)。新刑訴規則吸收了有關內容,並比舊刑訴規則進行了比較大的改動。非常重要的一點是,舊刑訴規則第六百一十九條列舉了各種情形向有關機關提出予以釋放或者變更強制措施的書面建議”,用的是可以向有關機關提出予以釋放或者變更強制措施的書面建議”,而新則刑訴規則將其中大部門分情形變更為“應當向有關機關提出予以釋放或者變更強制措施的建議”。一詞之差,意義卻有非常大的不同,表明未來檢察機關將扮演十分積極而重要的法律監督角色。在羈押的必要性審查方面,辯護律師也將會發揮重要的作用。

                羈押必要性審查內容對比表

                 第六百一十九條 人民檢察院發現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向有關機關提出予以釋放或者變更強制措施的書面建議:

                  (一)案件證據發生重大變化,不足以證明有犯罪事實或者犯罪行為系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所為的;

                  (二)案件事實或者情節發生變化,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可能被判處管制、拘役、獨立適用附加刑、免予刑事處罰或者判決無罪的;

                  (三)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實施新的犯罪,毀滅、偽造證據,幹擾證人作證,串供,對被害人、舉報人、控告人實施打擊報復,自殺或者逃跑等的可能性已被排除的;

                  (四)案件事實基本查清,證據已經收集固定,符合取保候審或者監視居住條件的;

                  (五)繼續羈押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羈押期限將超過依法可能判處的刑期的;

                  (六)羈押期限屆滿的;

                  (七)因為案件的特殊情況或者辦理案件的需要,變更強制措施更為適宜的;

                  (八)其他不需要繼續羈押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情形。

                  釋放或者變更強制措施的建議書應當說明不需要繼續羈押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理由及法律依據。

                第五百七十九條 人民檢察院發現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向辦案機關提出釋放或者變更強制措施的建議:

                (一)案件證據發生重大變化,沒有證據證明有犯罪事實或者犯罪行為系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所為的;

                (二)案件事實或者情節發生變化,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可能被判處拘役、管制、獨立適用附加刑、免予刑事處罰或者判決無罪的;

                (三)繼續羈押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羈押期限將超過依法可能判處的刑期的;

                (四)案件事實基本查清,證據已經收集固定,符合取保候審或者監視居住條件的。


                熱點推薦
                留言(0)
                  *請勿發布暴力、色情等違法不良信息,一經發現將會進行封號處理!
                  全關通信息網
                  熱點推薦